[閱讀筆記] 世界上最快樂的人


根據美國威斯康辛大學腦部造影與行為科學實驗室主任 Richard Davidson 教授的「慈悲心禪修」實驗觀察,初學禪修的對照組腦中與快樂相關的主要區域的神經活動提升了 10%-15%,而詠給•明就仁波切 (Yongey Mingyur Rinpoche) 則躍升高達 700%-800%,被譽為世界上最快樂的人!

明就仁波切具有深厚的禪修基礎及佛法素養,並與西方科學家有密切及深入的討論,因此能夠結合佛法修行及現代科學的發現,闡述獲致喜悅的方法以及背後的科學基礎。

如果你是受過訓練的佛教徒,那麼,你就不會把佛教當作一種宗教,而會把它當作一門科學,一種透過技巧探索自身經驗的方法,這些技巧讓你能以非批判性的方式檢視自己的行為和反應,而這些見解能讓你逐漸認清:「哦,原來我的心就是這樣運作的!我必須這麼做才能體驗到快樂,不要那麼做才能避免痛苦的產生。」 -- 明就仁波切

明就仁波切簡介


明就仁波切 1976 年出生於尼泊爾的努日 (Nubri)。

3 歲時,被第十六世噶瑪巴正式認證為十七世紀著名的禪修大師詠給•明就仁波切的第七世轉世。

9 歲時,由父親祖古•烏金仁波切 (Tulku Urgyen Rinpoche) 的學生神經科學家 Francisco Varela 及其他西方學生教導生物學、心理學、化學、物理、大腦科學。

13 歲被允許參加印度智慧林 (Sherab Ling) 3 年 3 個月閉關,指導上師是薩傑仁波切 (Saljay Rinpoche),在第 1 年末克服了恐慌症。
連續三天,我待在自己的房間裡,運用禪修,逐漸地,我開始認識到困擾我多年的那些念頭和情緒,其實是脆弱且剎那即逝,也認識到執著於小問題會如何把小問題變成大問題。只是這樣靜靜地坐著,觀察念頭和情緒如何迅速且經常不按邏輯地來來去去,我開始「直接」認識到,念頭和情緒並不像表相上看起來那樣具體或真實。一旦我不再相信它們告訴我的故事之後,我開始見到背後的「作者」──無垠廣闊、無限開放的覺性,也就是心的本性。 -- 明就仁波切
16 歲出關後被泰錫度仁波切任命為閉關上師,進行 3 年 3 個月閉關。

19 歲就讀宗薩佛學院 1 年,並監督智慧林寺務、開辦佛學院、從事教學、給予閉關學員指導。

22 歲至不丹接受紐舒仁波切的口傳教授。

23 歲到北美講學,與西方科學家交流,並參加一系列的「心與生命學會」研討會(達賴喇嘛與現代科學家、佛教僧人之間的對談)。

「心」是什麼?「心」在哪裡?


「心」讓我們能夠感到身體的感覺,例如蝴蝶停在鼻子上時感到發癢、運動後感到口渴,也讓我們感受到生理需求得到滿足而感到愉悅。

「心」是我們辨識不同事物的能力來源;由於「心」,我們才能夠辨別樹木與樹屋的不同、雨和雪的不同、無雲晴空與烏雲滿天的不同。

由於擁有「心」是經驗的基本條件,所以大部分的人都把它視為理所當然。

我們不會特意問自己,到底是什麼東西在想著:「我想吃,我想走,我想坐下。」

不過,如果我們真的想斷除日常生活中經歷的各種痛苦、煩惱和不安,並且徹底領會具有「心」的意義,那麼,我們就必須嘗試去觀看自己的心,辨認它的主要特徵。

現代科學已經能夠辨識出許多形成智能、情緒和感官知覺等心智作用的細胞結構及其形成過程,但是,這些實在都還不足以確認「心」究竟是由什麼所構成。

科學家們對「心」的活動的檢視愈精細,就愈接近佛法對「心」的理解──「心」是一種不斷的活動 (event),而不是一個明確的實體 (entity)。

「腦」對「心」的影響


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神經科學系的 Robert B. Livingston 醫生把「腦」比喻為一個和諧且紀律良好的交響樂團。
「腦」就像交響樂團,由許多組的演奏者構成,藉由共同合作而產生特定的結果,例如:動作、想法、情緒、記憶和生理感受。
大部份的腦部活動由神經元之間的對話所構成。

神經元彼此聯繫時,會產生連結,養成彼此來回傳達同類訊息的習慣,這樣的連結就是所謂「心的習氣」(mental habits)的生物基礎。
因此使得我們對某類型的人、事物或場所會產生自動反應。
神經元之間的連結,可以透過重複經驗加以調整,稱之為「神經可塑性」(neuronal plasticity)。
這是佛法「如何」能將造成痛苦的內在習性斷除,以及背後「為什麼」有效的原因。

「心」不在「腦」裡


如果「腦」就像交響樂團,是否有個「指揮者」?
截至目前為止,科學家還沒找到「指揮者」存在的跡象。
從佛法的觀點,「心」是 指「知者」或「能知者」,「心」是認識及省思自身經驗的能力,而不是某種特定物體。

佛法並不把「心」當作一個獨立的實體,而是一種不斷開展、顯露的經驗。

大部分人誤把「由習性造成、由神經元構成」的自我形象,認作是真正的自己。
我們認同的自我──「我的心」、「我的身體」、「我自己」其實只是相續不斷的念頭、情緒、感官知覺與感知分別所造成的一種錯覺和幻相。
只要單純地觀看每一個通過自心的念頭、情緒和感官知覺,那個有限的自我幻相就會消融,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比較平靜、寬廣、安詳的覺知 (awareness)。

正念


經驗因企圖而生,不論身在何方、不論從事什麼活動,最重要的是認知自己的念頭、情緒和感知是自然的現象;既不抗拒,也不迎受,只是單純地認出那個經驗,並讓它自然流逝。

如果能夠持續這樣練習,我們將會發現自己逐漸有能力應付以往覺得痛苦、害怕或悲傷的情況。

我們將會找到一種不是源於自大或傲慢的自信。

我們將會瞭解自己其實一直都受到庇護,一直都很安全,一直都在「家」。

心的本性


心的本性,在佛法中,稱之為「如來藏」、「佛性」、「本然心」。

「如來藏」超越理智能夠瞭解的範圍。

只有直接體驗才能真正瞭解「如來藏」。

對我們大部分人而言,神經元慣性模式所創造出的「有限的自我形象」遮障了我們的本然心或佛性,但這也只是心的無限潛能所選擇製造的其中一種投射罷了。
本然心能夠創造一切,連無明和愚癡也都是它的產品。
佛陀有時也將本然心比喻為虛空 (space)。
猶如虛空一般,本然心並不需要依賴因緣條件而成;它就是「它」,無可度量且超越言語形容。
我們只要沒有認出自己的真實本性,就會一直受苦;認出自己的真實本性之後,就能夠從痛苦中解脫。

開始認出自身具有的真實本性之後,我們就開始轉變了,生命的品質會跟著改變,你以往夢想不到的事都會跟著發生。

任何時刻,當你把注意力安住在往來於心中的一切,這就是禪修;以這樣的方式安住,就是體驗本然心。
禪修跟日常生活思考、情緒和感受歷程的唯一差異,就在於你是否運用了單純、赤裸的覺性。
當你讓心如其本性地安住,不追逐任何念頭,不被任何情緒或感官知覺帶走,此時覺性就會顯現。

空性


空性是萬物產生的基礎。 -- 第十二世泰錫仁波切,《喚醒沉睡的佛》 (Awakening The Sleeping Buddha)

單純地安住時所體驗到的開闊感,稱為「空性」。(emptiness)

空性的另一層涵義是,一切萬物皆是因緣而生、因緣而變化、因緣而滅。

自心本性就是空性。

空性是所有現象的本質。

空性,意思並不是「什麼都沒有」,而是指一種能讓任何事物顯現、改變或消失的無限可能性。

物理上的「真空狀態」(vacuum state)和「空性」相當類似。
所有次原子現象的產生,起源於「真空狀態」。

在真空狀態下,粒子不斷地顯現和消失。

因此,儘管看起來似乎是空的,這個真空狀態卻是非常活躍的,充滿產生一切現象的潛能。
由於心的本質是空性,因此你具備了體驗無限可能的念頭、情緒和感官知覺的能力。

空性(絕對真理)與現象(相對真理)是一體的兩面。
沒有相對真理(世俗諦)作為基礎就無法講授絕對真理(勝義諦)。 -- 龍樹菩薩,《中觀論頌》

沒有空性,就沒有任何事物能夠顯現;沒有現象,我們則無法體驗萬物之源的空性。

現象,是相對的、暫時的;而空性,是實相的絕對本質。

由空性所顯現的一切,都是這無限可能性的相對顯相,都是無限時空中暫時的顯現。
如果你能練習讓自己的心如實呈現,那麼你的心會逐漸安頓下來,你會開始有一種寬坦的感覺,你清晰、無偏地體驗事物的能力也會逐漸增強。

感知的相對性


任何的感知都需要三個要素:

1. 外來的刺激物(例如:光子)

2. 感官(例如:眼睛)

3. 腦神經迴路,用來辨識感官所接收到的訊息(例如:視覺皮層)。

當我們觀看物體時,我們並不是在看物體的絕對實相,而是在看一個由心理所建構出來的影像。
進一步可參考:[學習筆記] 視覺與大腦 - 我們實際上看到的世界 (Visual Perception and the Brain - What We Actually See)
禪修練習可以讓感知者能夠開始意識到自己的心,以及自心感受到的經驗和對象物其實是一體的,是相同的。

禪修練習能夠消融主體和客體之間的人為區別,讓領受外境者能夠自由地決定自身經驗的性質,也能夠自在地分辨什麼是真實的、什麼只是顯相而已。
想要超越主體與客體間的區別,就相當於認出「所經歷的一切」和「經歷一切的心」並不是分離的。

日常清醒的生活不會因此而停頓,但是你對生活的體驗或感知,卻會從有限的狀態轉換為神奇驚異的體驗。
時間和空間會隨著我們的觀察角度而展現不同現象。
根據量子重力學,在微觀尺度,次原子粒子以各種可能的方式四處跳動,突然生起又突然消失,繼續 zoom-in,最後會發現空間和時間本身也開始跳動,空間本身逐漸產生微小的曲線和扭轉,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迅速顯現及消失,這種狀態稱之為「時空泡沫」(spacetime foam)。
根據量子力學,我們觀察到次原子粒子具有波的特性或具有粒子的特性,取決於我們的實驗設計是想要觀察波的特性或是想要觀察粒子的特性;相同的,我們所思考、感受和感知的對境,取決於我們的心理習氣。

根據認知心理學,我們接收到的任何資訊的意義,取決於我們是在什麼樣的情境下看待它。
如果我們開始對自己的經驗負責,生活就會變成像遊樂場,能提供給我們無數學習和創造的機會個人的侷限感和脆弱感會逐漸被一種開放感和希望所取代。
無論是分析物體、時間、「自我」或我們的心,解析到某種程度時,我們終究會發現這些解析完全失效。
此時,尋求某種不可分解之物的努力終於崩解。

在這放棄尋找某種絕對事物之際,我們終於首次嚐到空性的滋味──無限、無法言喻的原原本本的實相。

明性


可以即興反應的覺性稱為「明性」(clarity),也稱為「心的明光」(clear light of mind)。

明性是心的認知層面,讓我們能夠認出與分辨由於空性而不斷浮現的各種念頭、情緒、感官知覺和顯相。

空性 (emptiness) 和覺性 (awareness) 是不可分的。

換句話說,你的真實本性不僅具有無限潛能,而且是全然覺知的。

覺性不是「被訓練出來」的,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去認出它,只要注意自己是「覺知的」就行了。
不過,這其中的困難是,所謂的明性或本具的覺性,其實是日常生活經驗的一部分,因此反而難以辨認出來。

必須透過禪修才能夠認出覺性。

當心安住時,讓自己覺察所有掠過自心的念頭、情緒和感官知覺,當你看著它們經過時,就問問自己:「心和掠過心的念頭有任何差異嗎?思考者和思考者所感知的念頭有任何差異嗎?」持續以這些問題來看你的念頭。
明性,猶如空性,是廣大無垠的,沒有限制,沒有起始,也沒有終點;我們愈深入檢視自心,就愈不可能在「自心結束」與「他心開始」之間找到清楚的分界線。
當「自」與「他」之間的區別開始逐漸退去時,就會進而跟其他眾生以及周遭世界產生一種較溫和、流暢的認同感。

透過這樣的融合感,我們就會開始體認到,這個世界畢竟沒那麼可怕,敵人其實並非敵人,他們也跟我們一樣渴望快樂,並盡其所能地追求快樂。

而且每個人都具有洞察力、理解力與智慧去看透外顯的差異進而發掘既能利益自己,也能利益他人的方法。
在對空性的了悟中,我們能直覺體悟到自己所取的對境是一連串可能事件的無窮且瞬間變化推移。

當你開始認出自己所領受的一切外在境相只不過是短暫且因緣和合的事件顯相時,這些事件就不會再壓得你喘不過氣來了。

然後整個「自」與「他」(外界)二元對立的結構就會逐漸瓦解。

你會發現,某些自己所取的對境可能是錯誤或偏頗的,也發覺自己對所有現象先入為主的成見是如此牢固,以至於除了自己的觀點之外看不到其他的觀點。

一旦擺脫對事物的成見後,我們便能開始依據如實的經驗和自身當下的實際狀態,自在地對自己的經驗作出回應。

當我們開始認出自心的空性和明性時,我們的生命逐漸變得超乎自己所能想像的豐富與清明。

心是一切經驗的本源,改變了心的方向,就可以改變所有經驗的品質;當你轉化自己的心之後,你所經驗的一切也會跟著轉化。

慈悲心


慈悲心,是一種毫無執著、不求任何回報的愛。是一種與所有生物相連的自發感受。

人與人之間的大部分衝突都來自於對彼此動機的誤解。

我們的所做所言,其實都有自己的理由。

我們愈是能讓慈悲心引導自己,試著設身處地瞭解他人的理由,就愈不容易捲入衝突之中。

即使問題發生了,如果我們可以深呼吸一下,以開放的心胸仔細傾聽,那麼就會發現,我們可以更有效率地處理衝突事件就好像讓波浪洶湧的水面平靜下來,並以一種皆大歡喜的方式,消弭彼此的分歧。

一旦我們可以認出其他有情眾生其實也都和我們一樣基本動機都是想要得到平靜、避免受苦,那麼,即使有人做了跟我們意願相左的事、說了不中聽的話,我們也能打從心底瞭解到:哦,這個人(或這個眾生)的出發點是如此這般就像我一樣他們也想要快樂也想要遠離痛苦,這是他們的基本目的。他們並非真的想要為難我,他們只是在做自己認為該做的事而已。

我們為何不快樂?


貪著、瞋念、愚癡這三種主要煩惱,是形成其他煩惱,讓我們無法看清事物真實面貌的根本原因。

貪著:
「貪著」在很多方面跟上癮沒兩樣,是對外物或經驗的一種強迫性依賴,以便製造出一種「完滿」的假相。

佛陀把貪著比喻成飲用海洋中的鹹水,喝得愈多,就愈口渴。

當我們的心被貪著所制約時,無論擁有多少,我們永遠都無法真正感到滿足。
瞋念:
每個貪念都會引發相對應強度的恐懼,因為唯恐得不到所求,或害怕失去所得。這樣的恐懼稱為「瞋念」。

瞋念是一種抗拒,拒絕接受相對真理的無常本質所導致的必然變化。

瞋念通常會以憤怒甚至仇恨的狀態顯露出來。

你沒有認出自己所感受到的痛苦,其實是奠基於心理建構的意象,反而「理所當然地」責怪他人、外在事物或情境造成了你的痛苦。
愚癡:
「愚癡」是無法體認自心無限的潛能、明性和力量。

愚癡將覺性基本的開放體驗曲解為一種固有的二元對立「自」與「他」。
我們愈熟悉如何檢視自心,就愈瞭解如何解決自己的問題,也愈容易認出所經驗的一切,無論是貪著、嗔恨、壓力、焦慮、恐懼或渴望,都只是自心的造作罷了。

如果你想要找到恆常的平靜與滿足,那麼,你就得學會安住自心;唯有安住自心才能讓內在的本質顯露而出。

想要讓充滿泥巴和雜質的水變得清澈,最簡單的辦法就是讓水沉澱下來。

同樣的道理,假如能夠安住自心,那麼,愚癡、貪著」瞋念等煩惱就會逐漸平息下來,這時自心的真正本質──慈悲、清明、無邊際的開闊境界──就會展現出來。

延伸閱讀


[書籍] 世界上最快樂的人 -- 作者: 詠給‧明就仁波切

[閱讀筆記] 情緒形態的大腦運作機制 -- 如何影響你的思考、感受及生活,以及改變情緒形態的有效方式 -- 作者: Richard J. Davidson, Sharon Begley

[閱讀筆記] 平靜的心,專注的大腦 -- 禪修如何改變身、心、腦的科學研究 -- 作者: Richard J. Davidson, Daniel Gole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