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筆記] 呂世浩 - 秦始皇的一生

我們從《史記.秦始皇本紀》來認識秦始皇。

他叫「秦始皇」嗎?


秦始皇帝者,秦莊襄王子也。

「秦始皇帝」是全名,為什麼太史公簡稱為「秦始皇」而不簡稱為「秦始帝」?

因為史書以一字喻褒貶,而「皇」比「帝」次等,太史公想要貶秦始皇。

秦始皇是莊襄王 (子楚) 的兒子。

莊襄王為秦質子於趙,見呂不韋姬,悅而取之,生始皇。

莊襄王 (子楚) 是秦國派到趙國的人質。

秦國地位高,趙國地位低,秦國是派出最不得寵的兒子去當人質。

秦趙是世仇,在長平之戰,秦國坑殺了趙國 40 萬人。

因此子楚被派到趙國,是處於朝不保夕的情況。

呂不韋看中子楚,認為子楚是奇貨可居,呂不韋幫助子楚擺脫朝不保夕的命運,幫助子楚回到秦國,成為嗣子,繼任王位,是子楚的恩人。

見呂不韋姬 (趙姬),悅而取之,是子楚對於呂不韋的回報,因為子楚是貴族,此舉可讓呂不韋的地位得到提升。

鉅變的象徵


以秦昭王四十八年正月生於邯鄲。及生,名為政,姓趙氏。

姓、氏是兩回事。姓是代表同一個血源,氏是為了區分同一個血源下的不同聚落 (左傳: 因生以賜姓,胙之土而命之氏)。

秦始皇姓嬴。商鞅姓姬。

中國第二次的鉅變,姓式微,氏興盛,在社會中聚落比血緣重要,最後氏取代了姓。

中國第三次的鉅變,字式微,名興盛,最後名取代了字。古人只有長輩能夠直呼晚輩名,平輩之間稱呼字 (儀禮: 君父之前稱名,他人則稱字也),晚輩要稱呼長輩號 (周禮注: 號謂尊其名,更為美稱)。

Q: 中國第三次鉅變,我們許多受過正規教育的人,身上都多了什麼?

A: 多了一個英文名字。

舉一反三,除了多了英文名字,在網路時代,每個人都多了許多網路上的名字 (帳號);現代很多人會有綽號,通常是由朋友所命名。

真正的鉅變,往往是「莫之為而為,莫之致而至」﹑「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

年十三歲,莊襄王死,政代立為秦王。

秦之「大事」


當是之時,秦地已并巴、蜀、漢中,越宛有郢,置南郡矣;北收上郡以東,有河東、太原、上黨郡;東至滎陽,滅二周,置三川郡。

以上說明當時秦國的版圖。

呂不韋為相,封十萬戶,號曰文信侯。

主政者: 呂不韋。

招致賓客游士,欲以并天下。

手段: 招致賓客游士。

目的: 并天下。

李斯為舍人。

文官: 李斯。

蒙驁、王齮、麃公等為將軍。

武將: 蒙驁、王齮、麃公。

王年少,初即位,委國事大臣。

國家局勢,權力掌握在大臣手裡。

晉陽反。

秦始皇登基時所遇到的第一件大事。

元年,將軍蒙驁擊定之。

二年,麃公將卒攻卷,斬首三萬。

三年,蒙驁攻韓,取十三城。王齮死。十月,將軍蒙驁攻魏氏暢、有詭。歲大饑。

四年,拔暢、有詭。三月,軍罷。秦質子歸自趙,趙太子出歸國。十月庚寅,蝗蟲從東方來,蔽天。天下疫。

秦始皇登基四年內,主要的大事是戰爭及天災。

嫪毐封為長信侯。予之山陽地,令毐居之。宮室車馬衣服苑囿馳獵恣毐。事無小大皆決於毐。

嫪毐是秦始皇母親 (太后) 的情夫。所有太后能決定的事,都交由嫪毐決定。

九年,...四月,上宿雍。己酉,王冠,帶劍。

秦始皇到雍城祭祀歷代祖先 (即位前的儀式)。古人都是留長頭髮,頭髮豎起來加冠,代表成年了。王冠,代表成年可以親政了。

長信侯毐作亂而覺,...將欲攻蘄年宮為亂。王知之,令相國昌平君、昌文君發卒攻毐。戰咸陽...毐等敗走... 車裂以徇,滅其宗。

嫪毐發動政變,秦始皇早就知道了,準備好就等著嫪毐出手否則沒有名義下手,秦始皇率兵擊潰嫪毐,處以車裂之刑,並把嫪毐的族人全數剷除。

成功的要訣


十年,相國呂不韋坐嫪毐免。

秦始皇免除呂不韋的職務,因為嫪毐是呂不韋介紹給太后 (趙姬) 的。

齊人茅焦說秦王曰:「秦方以天下為事,而大王有遷母太后之名,恐諸侯聞之,由此倍秦也。」

不孝之名,會使得秦國的統一大業受到影響。

秦王乃迎太后於雍而入咸陽,復居甘泉宮。

秦始皇是情感強烈的人,受到母后的背叛,特別感到怨恨,但為了統一大業,卻能夠接受說客的想法,把母后迎接回來。

想要成功,就要懂得把理智放在感情之上。

大索,逐客,李斯上書說,乃止逐客令。

韓國有一位客卿,提議修建水渠,背後的目的是要消耗秦國的國力,此舉被秦國本土勢力揭發,這是本土勢力和外國勢力的鬥爭。

秦始皇下令驅逐外國客卿,李斯上書說明,如果驅逐客卿,等於把人才送給其他國家,而且人才抱著怨恨之心到其他國家,等於是為秦國樹立許多強大的敵人。

這個社會,就是「需要」和「有用」。了解對方的「需要」,對對方「有用」。

李斯了解秦始皇要的是統一天下,而李斯懂得統一天下的方法,因此受到秦始皇的重用。

尉繚之計


大梁人尉繚來,說秦王曰:「以秦之彊,諸侯譬如郡縣之君,臣但恐諸侯合從,翕而出不意,此乃智伯、夫差、湣王之所以亡也。願大王毋愛財物,賂其豪臣,以亂其謀,不過亡三十萬金,則諸侯可盡。」

在成功之前,志得意滿的那一刻,往往就是最危險的一刻: 雖然目前秦國很強,但是只要其他國家聯合起來攻打秦國,秦國就垮了。

天下之學,分為「衰世之學」 和「盛世之學」。

如果讀完一本書,會想長嘆一口氣,那就是「衰世之學」,因為作者只點出問題,但沒有提出解決問題的方法。

如果讀完一本書,會感到奮發昂揚,為了有了奮鬥的方向,那就是「盛世之學」,因為作者不只點出問題,還提出解決問題的方法。

尉繚不只點出問題,還提出解決問題的方法: 賄賂其他國家的大臣,避免其他國家聯合起來攻打秦國。

方法不在新舊,有用就好。

秦王從其計,見尉繚亢禮,衣服食飲與繚同。

秦始皇和尉繚身分有天壤之別,見尉繚卻願意行平禮,顯示對尉繚的重視。

秦王為人


繚曰:「秦王為人,蜂準,長目,摯鳥膺,豺聲,少恩而虎狼心,居約易出人下,得志亦輕食人。我布衣,然見我常身自下我。誠使秦王得志於天下,天下皆為虜矣。不可與久游。」

秦始皇為了達到目的,能夠忍。但當秦始皇達到了統一天下的目的後,就會變狠。這是人性。壓抑太久,爆發之後是最可怕的。

這個社會,人人都在觀察人,人人都在被人觀察。

乃亡去。秦王覺,固止,以為秦國尉,卒用其計策。而李斯用事。

尉繚想逃跑,但被秦始皇發覺阻止,不讓人才流到其他國家,給予尉繚相當高的職位。

因為尉繚心不在秦,秦始皇採用尉繚的計策,但不給予實權,計策由李斯執行。

尉繚犯了什麼錯?

尉繚觀察秦始皇的面相及音色,推測秦始皇的性格,但用這種方法得直接接觸秦始皇,而若直接接觸,誤上賊船,想跑也跑不掉了。

史記從這一段之後,就不再提到尉繚。

中國史書中,有時不表現處才是大表現處。

從此處可以看出尉繚的氣節,即使秦始皇給尉繚相當好的待遇,但尉繚不願幫助秦始皇,不再獻任何計策。

成功後的第一件事


十四年,...韓非使秦,秦用李斯謀,留非,非死雲陽。

《史記·老子韓非列傳》:「秦王見孤憤、五蠹之書,曰:『嗟乎,寡人得見此人與之游,死不恨矣!』李斯曰:『此韓非之所著書也。』」

秦始皇看到《孤憤》、《五蠹》這兩本書,非常佩服,說: 如果能夠認識這個人,死而無憾啊。

韓非與李斯都是荀子的學生。李斯告訴秦始皇,那是我的同學韓非寫的書啊。

秦始皇於是要韓國把韓非交出來,韓非使秦。

《史記·老子韓非列傳》:「李斯、姚賈害之,毀之曰:『韓非,韓之諸公子也。今王欲並諸侯,非終為韓不為秦,此人之情也。今王不用,久留而歸之,此自遺患也,不如以過法誅之。』秦王以為然,下吏治非。李斯使人遺非藥,使自殺。韓非欲自陳,不得見。秦王後悔之,使人赦之,非已死矣。」

韓非能力很強,如果被秦始皇所用,李斯就要擔心自己的未來發展了,因此李斯設計害死了韓非。

由此可見,利害交關的時候,連同學都會出賣你。

(photo via 竹围墙)

十七年,內史騰攻韓,得韓王安,盡納其地。

十八年,大興兵攻趙。

十九年,...盡定取趙地東陽,得趙王。引兵欲攻燕,屯中山。秦王之邯鄲,諸嘗與王生趙時母家有仇怨,皆阬之。

秦始皇出生於趙國的首都邯鄲,打敗趙國後,把童年時曾經得罪過他及他母親的人全部抓出來殺掉。由此可見秦始皇情感、仇恨之強烈。

二十年,燕太子丹患秦兵至國,恐,使荊軻刺秦王。秦王覺之,體解軻以徇,而使王翦、辛勝攻燕。

二十一年,...破燕太子軍,取燕薊城,得太子丹之首。燕王東收遼東而王之。

二十二年,王賁攻魏,引河溝灌大梁,大梁城壞,其王請降,盡取其地。

二十三年,秦王復召王翦,彊起之,使將擊荊。...虜荊王。...

荊就是楚國。

二十五年,大興兵,使王賁將,攻燕遼東,得燕王喜。...

二十六年,齊王建與其相後勝發兵守其西界,不通秦。秦使將軍王賁從燕南攻齊,得齊王建。

至此,秦始皇盡滅六國。先前戰國時代七國已經相恃了幾百年,最後短短幾年內六國就被秦國滅掉了。

為什麼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六國就盡數被消滅了?

因為六國的國力長年以來已經逐步衰弱了。

歷史的局勢往往就發生在瞬息之間,而瞬息之間發生的事情,必然有它長遠的原因。

秦始皇統一天下後,第一件事要做什麼?

看一個人一生有沒有成就,要看他得意的時候是什麼樣子,失意的時候是什麼樣子,做些什麼事情。

從得志之後第一件做的事,往往可以看出他心中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秦王初并天下,令丞相、御史曰:「...寡人以眇眇之身,興兵誅暴亂,賴宗廟之靈,六王咸伏其辜,天下大定。今名號不更,無以稱成功,傳後世。其議帝號。」

秦始皇統一天下後,想的不是老百姓飽經戰亂如何讓天下休養生息,而是如何彰顯自己的成就,名傳後世。

丞相綰、御史大夫劫、廷尉斯等皆曰:「今陛下興義兵,誅殘賊,平定天下,海內為郡縣,法令由一統,自上古以來未嘗有,五帝所不及。

在秦始皇心中,他是古往今來最偉大的人。

臣等謹與博士議曰:『古有天皇,有地皇,有泰皇,泰皇最貴。』臣等昧死上尊號,王為『泰皇』。命為『制』,令為『詔』,天子自稱曰『朕』。」

王曰:「去『泰』,著『皇』,采上古『帝』位號,號曰『皇帝』。他如議。」

大臣提議的封號是泰皇。

皇帝這個名詞,是秦始皇發明的。

大部分的人只能在現有的框架內找出最好的答案,聰明才智特別高的人能夠跳脫現有的框架找出最好的答案。

皇: 大。

帝: 主宰。

皇帝: 大主宰。

秦朝的立國精神


制曰:「朕聞太古有號毋謚,中古有號,死而以行為謐。如此,則子議父,臣議君也,甚無謂,朕弗取焉。自今已來,除謚法。朕為始皇帝。後世以計數,二世三世至于萬世,傳之無窮。」

太古的時候,人活著的時候有稱號,死了之後沒有謚。

中古的時候,人活著的時候有稱號,死了之後根據生前的事蹟給予謚。

秦始皇不以為然,如此等於兒子議論父親,臣子議論君主,認為自己是人類文明的頂峰,怎麼能夠讓後人來評價他,決定取消謚,自稱為始皇帝。

始皇...以為周得火德,秦代周德,從所不勝。方今水德之始...以為水德之始。剛毅戾深,事皆決於法,刻削毋仁恩和義,然後合五德之數。於是急法,久者不赦。

秦始皇講法,不講人情。但政治的對象是人民,必須讓人民感受到被良好的對待,政治才能成功。

天下無異意,則安寧之術也


丞相綰等言:「諸侯初破,燕、齊、荊地遠,不為置王,毋以填之。請立諸子,唯上幸許。」始皇下其議於群臣,群臣皆以為便。

因為燕、齊、荊地處偏遠,為了統治這麼大的國家,群臣建議地方分權,由秦始皇的兒子統治地方。

廷尉李斯議曰:「周文武所封子弟同姓甚眾,然後屬疏遠,相攻擊如仇讎,諸侯更相誅伐,周天子弗能禁止。今海內賴陛下神靈一統,皆為郡縣,諸子功臣以公賦稅重賞賜之,甚足易制。天下無異意,則安寧之術也。置諸侯不便。」

李斯說明周朝分封子弟統治不同地區,但隨著時間,原本熟識的親戚逐漸疏遠,甚至開始如仇敵般互相攻擊。

李斯建議中央集權,如此天下由單一的思想貫徹到底而不會有不同的意見,因而能夠保持安寧。

始皇曰:「天下共苦戰鬬不休,以有侯王。賴宗廟,天下初定,又復立國,是樹兵也,而求其寧息,豈不難哉!廷尉議是。」

秦始皇認為,天下爭戰不休,就是因為各個地方有諸侯王。

現在平定天下了,如果又在各個地方立國,未來必然會再有戰亂產生。

因此秦始皇接受了李斯的建議,這是中國由封建制轉變為郡縣制的一個里程碑。兩千年來,郡縣制成為了中國政治的主流。

分天下以為三十六郡...更名民曰「黔首」。

普天下的人民一律平等,不分原本是哪一國人。

從另一個角度看,對於秦始皇來說,所有的人民都是他的奴隸,因此沒有什麼好不平等的。

收天下兵,聚之咸陽...。

把天下的兵器集中到咸陽。

一法度衡石丈尺。車同軌。書同文字。

統一度量衡、統一車子的軌距、統一文字的寫法。

秦每破諸侯,寫放其宮室,作之咸陽北阪上。

秦始皇每滅一個國家,就把該國的宮室移植到咸陽北邊的山坡上。

這是很大的氣勢,但只對秦始皇有意義,並不是天下需要的。

所得諸侯美人鐘鼓,以充入之。

所得到的美人、寶物,放在宮室裡,供秦始皇一人享用。

延伸閱讀


[Youtube] 呂世浩: 秦始皇

史記.秦始皇本紀

[Wiki] 諫逐客書

[Wiki] 韓非

[Wiki] 秦滅六國之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