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筆記] 呂世浩: 我們究竟活在一個什麼樣的時代?


前言


這門課探索的問題: 我們究竟活在一個什麼樣的時代?

這門課的目的: 藉由學習歷史鍛鍊思辨能力

學習歷史的目的: 以古人的智慧啟發自己的智慧。

人文的思想沒有對錯,只有好、壞,精、粗。

人文的世界沒有標準答案,只有好的答案和更好的答案。

試問: 學生的目的?

學「生」。

中國學問重工夫。講究層次。

西方學問重方法。講究取徑 (approach)。

學「生」的層次:

1. 如何活下去?

2. 如何活得好?

3. 如何活出衷心所願的人生?

大學生要會問問題
學會問對的問題。

學會問好的問題。
好的問題不一定會有答案,但沒有好的問題,就一定不會得到好的答案。

我們究竟活在一個什麼樣的時代?


歷史的本質是談論「」。

鉅變的特徵: 人們活在價值觀的混亂和迷茫之中。
舉例來說,人該不該節儉,不節儉會造成資源匱乏、環境破壞、增加爭奪,但人人節儉會造成消費銳減、經濟衰退、人人失業。

中國歷史上三次鉅變:

1. 仰韶到龍山 - 從太平祥和、人人平等,到戰爭遍地、階級產生;從巫覡時代進入貴族時代 (夏商周三代,約 2000 年)。
在貴族時代,以血緣決定政治和社會地位,是世世代代傳承不變的時代,好處是社會穩定,壞處是下層人民永遠受到剝削,無法翻身。維繫社會的是禮 (而不是法)。

中國人對於政治的想法:

最低層次: 法治 - 以法治天下

中間層次: 洪範 (對於法治的指導原則,類似憲法)

最高層次: 禮運 - 以禮運天下
2. 戰國到秦漢 - 禮壞樂崩,三代貴族階層被打倒,消逝殆盡。從貴族時代進入儒官時代。
第二次鉅變的重要人物: 孔子﹑秦始皇、漢武帝、王莽。

平民階層統治天下 (布衣卿相、布衣天子)。戰爭只看智慧和力量,與血緣沒有關係。

文化必須由團體或階層來支撐:

貴族時代,支撐者為貴族。

儒官時代,支撐者儒生士大夫 (在朝為官,在鄉為紳)。
3. 清末到今天 - 現代教育採西方思想,儒生士大夫 (儒家思想,培養士大夫的方式) 被剷除消逝殆盡。
文化是能夠被當成生命的中心、信仰的終極、奮鬥的目標。

如何用我們的文化來面對新的時代?

新時代的出路在哪裡?
我們目前活在中國歷史上第三次鉅變之中。
何其有幸又何其不幸。

不幸之處,在於價值觀的混亂和迷茫。

幸運之處,格局未定,因此有改變的機會,能夠透過努力創造全新的時代。

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

讀歷史有什麼用?



歷史的功用,在於根據發生過的重要事件,分析探討興盛、敗壞、成功、失敗的道理,作為規劃、決策的參考。

以「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為例,說明「死讀書」與「培養思辨能力」的差別。
高中時我們學到的是,「唧唧」指的是織布機的聲音。我們就視為理所當然,以這種方式去理解它。

呂世浩教授說明,從全文「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不聞機杼聲,惟聞女嘆息。」可看出「唧唧」若是指織布機的聲音並不合理,因為後兩句講得很清楚,並沒有聽到織布機的聲音,聽到的是嘆息聲。

而從白居易的琵琶行「我聞琵琶已嘆息,又聞此語重唧唧。」可知道,「唧唧」有嘆息聲的意思。

呂世浩教授以此例說明,我們的教育是死讀書,沒有培養思辨能力。

唧唧不是被解為「織布機的聲音」,就是被解為「嘆息聲」,Murphy 認為還有一種詮釋或許更合理: 唧唧在此為雙關語,同時指織布機的聲音及嘆息聲。從全文「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不聞機杼聲,惟聞女嘆息。」可推測,當時木蘭織著布因此織布機發出聲音,而木蘭同時嘆息著,而作者以誇飾法強調嘆息聲大過織布機的聲音,因此只聽到嘆息聲而沒有聽到織布機的聲音,從該場景側寫木蘭的情緒狀態。

什麼是有用的歷史教育?


宋代史學家呂祖謙談如何讀歷史:

「人二三十年讀聖人書,一旦遇事,便與里巷人無異,只緣讀書不作有用看故也。

何取?觀史如身在其中,見事之利害,時而禍患,必掩卷自思,使我遇此等事,當作何處之。

如此觀史,學問亦可以進,智識亦可以高,方為有益。」
如果學習了道理,但遇到事情時,反應和鄉民沒有什麼不同,不知道如何妥善處理,那表示只是死讀書,沒有真正吸收、思考、理解、運用。

學習之後,要實際應用在生活中,學習才有意義。

因此,學習之前,要先思考,要把這樣的知識運用在什麼樣的場合,先想清楚目的,學習才能夠實際發生效用。

讀歷史時,在歷史人物面臨重要抉擇、重要關頭,要暫停閱讀,先思考,如果自己處在這樣的情境,應該要怎麼做比較好。

然後再觀察,歷史人物的作法,他的作法導致成功或失敗。

以這種方式讀歷史,才可以增進學問及智慧。
讀歷史的功能:

1. 啟發智慧 - 以古人的智慧來啟發自己的智慧。不能把古人的作法直接套到現在來用,因為時空背景不同,歷史是磨刀石,用來磨利自己的智慧之刀,智慧提升了,以自己的智慧來處理現在的問題。

清代名臣左宗棠談如何讀歷史:

「讀書時,須細看古人處一事,接一物,是如何思量?是如何看氣象?

及自己處事接物時,又細心將古人比擬。設若古人當此,其措置之法,當是如何?我自己任性為之,又當如何?

然後自己過錯始見,古人道理始出。斷不可以古人之書,與自己處事接物為兩事。」
要不斷地拿書中的道理自己的生命互相印證

閱讀經典的方法舉例說明


以「圯上納履」為例,闡述閱讀經典的方法。

《史記.留侯世家》

良嘗間從容步遊下邳圯上,有一老父,衣褐,至良所,直墮其履圯下,顧謂良曰:「孺子,下取履!」良鄂然,欲毆之。為其老,彊忍,下取履。父曰:「履我!」良業為取履,因長跪履之。父以足受,笑而去。良殊大驚,隨目之。父去裏所,複還,曰:「孺子可教矣。後五日平明,與我會此。」良因怪之,跪曰:「諾。」
從容步遊: 張良刺殺秦始皇遭到通緝,從容步遊顯示出張良的膽識。

衣褐: 顯示老父是平民階級。

至良所: 顯示是老父主動去找張良。
老父與張良的高手過招:
老父直墮其履圯下,顧謂良曰:「孺子,下取履!」是老父欲驚張良,讓張良明白老父是什麼樣的人物。而張良不驚。

張良長跪履之。是張良欲驚老父。而老父不驚。

父以足受,笑而去。良殊大驚。顯示張良瞭解到老父是高人,老父勝出。
儒家的教育是逐字逐句講授;道家講求點化,當對方根基足夠,提點對方最重要的精神。老父是以道家的方式點化張良,忍,的重要性。

五日平明,良往。父已先在,怒曰:「與老人期,後,何也?」去,曰:「後五日早會。」五日雞鳴,良往。父又先在,複怒曰:「後,何也?」去,曰:「後五日複早來。」五日,良夜未半往。
這一段過程,太史公想要表達最關鍵的概念是什麼?

先、後。

孫子兵法: 先發制人,後發而受制於人。

什麼是「先」?

如何確定你能夠「先」?

高手過招,如果張良直接問到底要幾點到才算早,功力就太淺了。

張良要如何確保能夠達到老父的要求呢? (五天後見面, 但不准比我晚到?)

約後五日相見,張良確保「先」的作法是,在第四天的最後一刻 (第五天的前一刻) 就赴約。

從這一段可以看出,古中國人,邏輯性也滿強的。

在呂世浩教授闡述這一段之前,只看到表面的張良在 try and error,一直提早,直到不比對方晚。

出乎對方的意料,才能確保「先」。

「出奇」才能「致勝」。

孫子兵法: 始如處女,敵人開戶;後如脫兔,敵不及拒。

一開始像是柔弱的女子看起來沒有威脅,敵人放心的把門打開,當下要像飛奔的兔子一樣迅速出手,敵人來不及防備。

「忍」「先」: 一開始「忍」,讓對方沒有防備;接下來「先」,讓對方出乎意料,攻其不備。

「忍」: 等待合適的時機再出手。
有頃,父亦來,喜曰:「當如是。」出一編書,曰:「讀此則為王者師矣。後十年興。十三年孺子見我濟北,穀城山下黃石即我矣。」遂去,無他言,不復見。旦日視其書,乃太公兵法也。良因異之,常習誦讀之。
習: 實踐。

讀書三步驟:

1. 讀書 (思辨): 分析、歸納書中的道理。

2. 誦書 (記憶): 背誦。背熟書中的內容,臨場才能發揮作用。

3. 念書 (實踐): 把書中的道理時時刻刻放在心中,加以實踐。從實踐中觀察道理如何實際應用,並根據實際應用的結果,思辨原本學到的道理是否需要修正。

《論語·學而第一》 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孟子:孔子,聖之「時」者也。

呂世浩教授認為孔子這一段話,放在論語第一篇,講的是孔子對自己的總結。

學了道理之後,周遊列國,在適當的時機加以實踐,雖然沒有成功,但無怨無悔,感到心悅。

有這麼多同伴從遠方而來,陪我周遊列國,感到快樂。

世上沒有人真正瞭解我,但不會感到不悅,是個君子。
漢初三傑的下場:
韓信: 斬之長樂宮, 遂夷三族

蕭何: 下獄械繫之, 後乃赦出

張良: 高祖敬如師, 呂后德之
為什麼張良能夠得到多疑猜忌的漢高祖的信任, 能夠全身而退, 得以善終?

儒家認為做事的方法有 3 種層次:

下等人: 以力服之 - 快速直接, 但容易使人心生怨恨, 對方會伺機進行報復.

中等人: 以智服之 - 用智謀, 容易使人心生防備.

上等人: 以道德 - 做事光明磊落, 贏得眾人的讚嘆.

道家認為更高等人的做事方式:

不顯山, 不露水 - 對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把事辦成的, 不知道, 摸不透, 猜不著, 因此對方對付不了自己.

張良的做事方式:

得天下前:
多病 - 可能是裝病.

未嘗特將,常為畫策 - 沒有率領軍隊, 而是進行策略規劃.

時時從漢王 - 離漢王太遠的話, 會遭到猜忌.
得天下後:
多病 - 因此漢王只能給榮譽職, 不能給常任職務.

導引不食穀 - 想要修仙, 學氣功, 不留戀世間名利.

杜門不出 - 閉關. 避免許多是非.
在人人都「進」的時候 (執著於功成名就), 張良已經準備要「退」了 (能夠捨, 能夠放下).

延伸閱讀


[Youtube] 呂世浩: 秦始皇

[Youtube] 呂世浩: 從思辨學歷史

(Photo via Dean L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