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筆記] 快思慢想: 心智運作的方式 - System 1 及 System 2

英文書名: Thinking, Fast and Slow
中文書名: 快思慢想
作者: Daniel Kahneman
譯者: 洪蘭
出版日期: 2012.5.10 (英文版) 2012.10.31 (中文版)

作者 Daniel Kahneman 由於在「判斷」及「決策」 (judgement and decision making) 領域作出了傑出的貢獻, 在 2002 年獲得了諾貝爾獎 (Nobel Prize).


根據數十年來相關的實驗及研究, 人類心智的運作, 可以由 System 1 及 System 2 的作用加以說明.

System 1 - Fast Thinking 快思




舉例來說, 看到上面這張照片, 我們不加思索, 立刻就會判斷「這是一位小朋友, 他的頭髮是黑色的, 他的心情是愉快的」, 這就是 System 1 的作用.

System 1 是以自動自發的方式, 迅速地運作, 僅需花費極少的心力或甚至完全不需花費任何心力.

舉例來說, System 1 包含下列作用:
o 判斷物體的遠近
o 聽見不尋常的聲音後, 把注意力轉移到發出聲音之處
o 聽出談話中的敵意
o 回答簡單的算式, 例如 2+2=?
o 在空曠的道路上開車
o 明白簡單的語句

上述作用, 有些「我們無法控制它的運作」 (involuntary), 有些則是「通常是自動運作, 但我們可視需要控制它的運作」.

System 1 的能力源自於:
o 與生俱來的本能, 例如認知周遭的世界, 辨認物體.
o 經由長時間或重複的學習或練習形塑而成的快速自動反應能力, 包含概念之間的關聯性 (例如, 法國的首都=?), 閱讀能力, 瞭解社交情境的能力.

System 2 - Slow Thinking 慢想


18 x 13

舉例來說, 看到上面的數字與符號, 我們不加思索, 立刻就會判斷這是一個算式 (System 1 的作用). 而我們需要花費一些心力, 才能夠計算出這個算式的值, 這就是 System 2 的作用.

System 2 需要我們集中注意力, 並且需要花費心力, 才能夠完成心智的活動. 若注意力移轉, 則心智活動就會中斷.

舉例來說, System 2 包含下列作用:
o 賽跑時, 準備在聽到鳴槍後起跑
o 把注意力集中在電影中的某個角色
o 在擁擠吵雜的房間內, 注意聆聽某個人的談話
o 尋找紮馬尾的紫色頭髮女子
o 聽見不尋常的聲音後, 搜尋腦海中的記憶, 以認出這是什麼聲音
o 保持以比平常更快的速度行走
o 在社交情境中, 持續觀察自己的行為是否恰當
o 計算動物園猛獸區內有幾隻老虎
o 告訴別人自己的電話號碼
o 檢查複雜的邏輯論述的正確性

System 2 能夠改變 System 1 的運作方式, 藉由 program 注意力以及記憶.
舉例來說, 在擁擠的火車站等一位朋友, 可以把注意力放在朋友的特徵, 專注尋找紮馬尾的紫色頭髮女子.

我們無法同時進行兩件以上需要集中注意力的心智活動.
舉例來說, 在擁擠的車陣中, 我們無法一邊超車, 一邊計算 18x13.

集中注意力時, 會導致 blind (不注意視盲, 不注意聽盲...), 平常顯而易見, 甚至會引起注意的不尋常事物, 都會因此視而不見.
參閱: 注意力錯覺 Illusion of Attention, 讀者可先至此連結做個實驗, 親自體驗, 再繼續往下閱讀.

上述連結中的實驗, 如果僅是觀看影片, 而不需要計算白衣球員傳球的次數, 每個人都能夠輕易看出影片中的大猩猩, 這是 System 1 的作用.
若觀看影片時需要計算白衣球員傳球的次數, 由於 System 2 的活動占據了有限的認知資源, 因此導致 System 1 沒有足夠的認知資源可用來辨識外界刺激.

System 1 和 System 2 的關聯性


我們通常會認為「有意識, 能夠推論, 抱持某些信念, 能作出各種決定, 決定思考的內容, 決定要做什麼」的自我是 System 2, 但事實上我們也常常受到 System 1 的影響.
System 1 自動迅速產生的印象及情感, 經常形塑了 System 2 的信念及決定.

在我們清醒的狀態下, System 1 和 System 2 都是 active 的.
System 1 處於自動執行模式, 而 System 2 通常處於低功耗模式, 僅發揮部份的能力.
System 1 持續提供建議給 System 2, 包含印象, 直覺, 意圖, 情感 (impressions, intuitions, intentions, feelings).

在一般的情況下, 「印象」及「直覺」會轉變為「信念」 (beliefs), 「外界刺激」 (impulses) 則會轉變為「自主的行為」 (voluntary actions).

當 System 1 偵測到不預期的事件, 則會動員 Sytem 2 進入全速運轉模式, 舉例來說, 在籃球傳球影片中突然看到黑猩猩.

而 System 2 全速運轉時, 則會削弱 System 1 的作用.

這樣的運作方式是較省力, 且效能較高的.
因為一般情況下, System 1 在自動執行模式搭配 System 2 低功耗模式, 反應速度是較快的, System 1 的預測一般都還算準確, 因此作出的反應一般也都算恰當.

但在某些情況, System 1 是會有 bias 的, 舉例來說:
o 某些情況下, System 1 會回答較原先提問簡單的問題, 而非回答原本提問的問題
o System 1 幾乎沒有邏輯推理能力
o System 1 幾乎沒有統計學概念

System 1 和 System 2 的衝突


往下閱讀前, 請先親自進行這個實驗.

實驗1. 分別在下圖左右兩排文字中, 判斷每個單字是大寫或是小寫, 並以英文依序說出, 是 lowercase (小寫) 還是 uppercase (大寫).
實驗2. 分別在下圖左右兩排文字中, 判斷每個單字是在左側或是右側, 並以英文依序說出, 是 LEFT (左側) 還是 RIGHT (右側).



以實驗1為例, 在左排文字, 進行得應很順暢, 但在右排文字, upper, LOWER, UPPER, 會有一些停頓.
以遇到 upper 為例, 進行這項實驗時, System 2 辨識出它是 lowercase, 但 System 1 看到它是 upper, 在「執行任務」(System 2)及「自動反應」(System 1)之間產生了 conflict, 而這個 conflict 需要由 System 2 加以解決.
因此我們可以發現, System 2 有一項任務在於克服來自 System 1 的刺激 (impulse), 也就是說, System 2 負責自我控制.

Murphy: 正念 (mindfulness), 或許相當於讓 System 2 保持在 self-monitoring mode.



以上圖為例, 這是 Muller-Lyer 錯覺, System 1 會讓我們認為下面的線條比上面的長, 而實際上 2 條線一樣長.
即使現在 System 2 已經知道這 2 條線一樣長, 我們看上圖時, System 1 仍會告訴我們下面的線較長.
我們無法阻止 System 1 的運作以避免 illusion, 我們能做的, 是辨認出這樣的 illusion pattern, 並且學會不要相信見到時得到的印象 (impression).

為了維持有效率的運作, 我們不應該因為有時會遇到 illusion, 就永遠不相信 impression, 比較實際的方式是採取折衷作法: 學會辨認出可能會判斷錯誤的情境, 並且在影響較大的情況下, 努力避免判斷錯誤.

Note


System 1 及 System 2 並非實體的生理結構, 僅是對於心智活動的特質的描述.

藉由「心念處」的練習,清清楚楚知道自己每一個剎那的念頭,有助於善用 System 2 處理當下的對境。

延伸閱讀


[書籍] Thinking, Fast and Slow (快思慢想) - Chapter 1, The Characters of the Story. 作者 Daniel Kahneman 由於在「判斷」及「決策」 (judgement and decision making) 領域作出了傑出的貢獻, 在 2002 年獲得了諾貝爾獎 (Nobel Prize).

[閱讀筆記] 快思慢想: 心智運作的方式 - 注意力及心力

[閱讀筆記] 創智慧 - 從新皮質的結構,說明智慧如何運作 On Intellig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