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筆記] 慢行聽禪:殷琪問法.聖嚴解惑

書名:慢行聽禪 - 殷琪問法.聖嚴解惑
潘煊 紀實




第一回


能了解、接受、運用無常,就能找到快樂


師:佛法告訴人們的是「何為真理」,而非「何為崇拜對象」

師:佛法總括的一個原則,就是無常若不能了解、接受、面對無常煩惱痛苦就產生了。若能了解、接受、運用無常,就能找到快樂

殷:無常對一般人而言,是一種恐懼。

師:所謂無常,就是萬事萬物不可能恆常不變,好與壞皆然

不快樂,問題不在貧富,而在生命價值


師:不快樂,問題不在物質條件的貧富,而在觀念、在生命價值的認定。

師:不快樂,問題在於衝突衝突是因為以自我為出發點(Murphy: think win-win; 去我執; 當現況和預期不符, 一般人就會感到不快樂)

師:一切都是過渡的狀態,走過去就對了。這是一個很積極、快樂的人生觀。

講三世因果,問題才能解決;講因緣,一切才能釋懷


師:佛教的核心教理在「苦、集、滅、道」(四聖諦),「因、緣、果」

把佛法視為生活觀念,是習慣問題而非難易問題


殷:佛法,要實踐的很多,而這些都很難。

師:這習慣問題,不是難易問題。把它當作生活觀念,隨時應用,是很容易做的。

第二回


信仰,在思惟可及與不可及處


師:佛教讓人心服口服,只要正信修行,實踐多少就體驗多少。

有正思惟及正見,才是正念


師:正念有幾個層次:正思惟正見

師:正思惟。比如打坐時,念頭在打坐上;觀呼吸時,念頭在呼吸上,即是正念。如果腦海中出現了其他無關的想法,就是妄念

師:正見。與三法印(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靜)、四聖諦(苦、集、滅、道)、六波羅蜜(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相應。若不相應就非正念。

殷:如何實踐?

師:以「苦集滅道」四聖諦為例。知道這個世界很苦,就接受苦的事實,用修行的方式化解苦帶來的煩惱。

師:找樂是因為生活單調(需要調劑)、緊張(需要放鬆)。但是放鬆、休息、快樂過了之後,並沒有得到真正解脫。佛法講中道,要練習讓自己不單調、不緊張,處於平和狀態,就不必追求快樂了。

知一切法因緣生、因緣滅,才是正知


師:起心動念全是妄念;而能夠在一個方法上持續不變、讓自己在同一境上,那一念就是正念。如果修行成功,這個正念也要拋掉。

利益眾生是修福,化解煩惱是修慧


心有許多妄念雜音,因於太在乎自己


固定的功課,可保持頭腦清醒、情緒穩定、知見正確


師:在家弟子,早晚要有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的修行。出門前、回家後,或拜佛、或念佛、或打坐、或觀想,一定要做。(定時的修行)。

師:一年之中要安排自己有一段時間的修行,少則三天、四天,長則一個月、三個月。(定期的修行)。

師:當我們平常生活中遇到狀況時,用信仰層面來處理會有較好的效果。(例證:遇到盜賊、歹徒時持誦佛號)。

找到原典,力量就會出現


師:對照。同一個中文名詞,在不同的經典如何用法,對照出它的意思。

第三回


皈依,是禮敬、接受、照著去做


日修一小時,整天心境都平安


師:修行可分成幾種方式:定時的修行定期的修行日常生活的修行

師:日常生活的修行在於隨時隨地,一切待人接物的運作,能經常提起正念。所謂正念,就是出離情緒,而因應環境、因應需求去處理事務

師:以默照禪而言,「」是安然不動,「」是清清楚楚。不受任何人、任何事的影響,就是;清清楚楚知道事情該怎麼處理就如是處理,就是


第四回


回到社會中,對人群才有影響力


無明滅,煩惱就滅,苦的感受就沒有了


師:佛法的基本觀念,從《阿含經》發展出來。

師:藏傳佛教的《菩提道次第廣論》,講到下士道、中士道、上士道三個層次。下士道就是與人天法相通的基礎佛法,中士道就是聲聞法,上士道就是菩薩法、佛法。

師:《阿含經》有言:見緣起,即見法;見法,即見佛。這就是佛法的根本原則。

師:緣起法有兩句話:「此有故彼有,此滅故彼滅。」此有的「此」,指的是生死源頭「煩惱」。煩惱的根本是無明

師:無明滅,煩惱就滅,老病死本身的過程還是有,但苦的感受沒有了,意即解脫了。這是佛法最基礎的概念。

救度多少眾生的心,就得多少解脫,此即菩薩道


師:發願要做,漸漸就會從難而易。開始的發心很關鍵,發菩薩心很重要。(Murphy: 這個道理和目標設定一樣。一個看起來很困難的目標,朝正確的方向持續去努力,往往就能夠持續突破。)

禪修,是隨時運用方法讓心安定下來


師:無明將動的剎那,還不是煩惱,立刻對自己說:「現在要觀察心動的感受」,當下心馬上平靜,那就能消煩惱於無形。

師:一時間你除煩惱,一時間你就解脫了;常常除煩惱,常常得解脫;永遠不起煩惱,就永遠解脫了。

師:禪修,就是隨時運用方法,讓心安定下來,不受煩惱起伏的影響。到最後,遇到大風大浪,煩惱不再起。這同時,生活一樣地過,事情一樣在做,家庭的人際關係一樣可以擁有,就是自己的煩惱沒有了。

第五回


當自我中心意識排除了,就與佛心光明結合


聖嚴法師講述打坐觀「明」的方法。放鬆。頭腦放空。感受吸氣時的清涼、呼氣時的溫暖。不要控制呼吸。把自己融化在佛的智慧之光、慈悲之光,是一種沒有障礙的「明」。把心保持在明的狀態。

師:沒有身體,沒有環境,什麼都沒有。,就是覺照,非常清楚而柔和。

師:這個觀想,練習久了,有經驗了,可以入定

師:當頭腦產生複雜狀況時,重來一次。

化為光明,就是解脫


究竟我是誰?


師:先要有疑情,然後用話頭去參,參得好,就變成了疑團

師:目前我教的法門有兩種,一是話頭,一是默照

正信佛弟子,必定有戒作為修行基礎


師:戒有三大類,三個層次:別解脫戒定共戒道共戒

師:別解脫戒,意即守一條戒就得一種解脫一時守這條戒,就在這一時裡得解脫

生命的規畫,小從自己,大至放眼人類

師:生命的規畫,第一隨自己,第二隨家人,第三隨自己的團體,然後才是縱觀整個社會,甚至放眼全人類

師:修行分成兩種,一是正行,一是助行

師:正行是持戒、修定,用佛法觀照自己,讓自己少煩惱、多智慧。

師:助行是修一切善法,做一切利益眾生的事。以佛法利益眾生最為究竟。

第六回


有人富貴不快樂,有人吃苦得歡喜


憂患意識是一種健康心態


師:「生老病死」是無可避免的生理四相。「生住異滅」是心念四相的過程。「成住壞空」是物理四相。

每一個時代,有每一個時代的需要


師:以佛法接觸社會大眾,把艱深的佛學名詞,化成現代人可聽懂、能接受的觀念,這是我的作法。

入世度眾,社會服務是一大重點


第七回


凡夫只知苦的現象,不去了解苦的原因


師:凡夫通常只知道苦的現象,能夠體驗及觀察;但對於苦的原因,往往不去追究,也無法了解,因此叫做,叫做愚癡

師:當苦的事實出現,如果能知道苦的原因,隨時警醒不再製造苦因,這就是正知

娑婆世界本就是苦,但人總想盡辦法追求快樂


師:娑婆世界就是「苦趣」,但凡夫不願意面對這事實,總是想盡辦法追求快樂。

師:在心理上,滿足自己的佔有欲;在生理上,滿足自己需要的感官刺激。其實,五欲的刺激不容易滿足,佔有欲也不可能滿足,少了、多了都是

自求安樂是解脫道,助人安樂是菩薩道


師:佛法要我們從煩惱得解脫,並非去分析煩惱、觀察煩惱或體驗煩惱;而是當下自觀其心,用禪修的方法把心安定下來,一切煩惱就無法影響自己了。

師:煩惱是一種心緒把心安了,煩惱自然消失,無需再問煩惱是怎麼來的。

調心次第講得最清楚的,是天台宗的止觀


師:《釋禪波羅蜜次第法門》是講禪定學的,《六妙門》則為其基礎法門,共有六個次第:數、隨、止、觀、還、淨

師:天台止觀的修證次第,非常嚴謹,最後最高便是《摩訶止觀》中所說的圓頓止觀,那也就是禪宗所說不落階梯的頓悟法門。

不看《教觀綱宗》,不知漢傳佛教有次第


師:我有一本著作《天台心鑰》,是對明末蕅益大師所寫的《教觀綱宗》的註釋。把天台宗的思想脈絡及理論次第、修行次第、證量次第,講得非常清楚。

師:最近我寫了一本書《華嚴心詮》,漢傳佛教的華嚴把印度、中國的一切宗教哲學,統統納入佛法中,最初的層次就是人天法。

椅子是木頭的暫時現象,幾十年後化塵而空


師:空性就是正知的內容,具正知即可以看到空性

師:空性的意思是,現象不空,自性是空

師:「現象」是當下這個時空間的事實、狀況

師:沒有實證空性的人,知道有空性,對自己的解脫無益。

師:《阿含經》講無常、無我、空,講緣起法,但沒有講到「空性」這樣的名詞。空性是在《般若經》出現。

「明心見性」見的就是空性


師:漢傳佛教很重視四悉檀,講四種成就:世界悉壇、各各為人悉檀、對治悉壇、第一義悉壇

無明是煩惱的種子,滅了無明,就不會造作生死的業


師:十二因緣裡的「無明、行、識、名色、六入、觸、受、愛、取、有、生、老死」,只有一樣可以滅,那就是「無明」。

師:「」是煩惱的顯現,是一種心理現象,有變化持續的兩種特性。

師:「」是一種「集」的功能。因此,要滅集,才能真正滅無明

師:如何滅集?修學戒定慧。

第八回


佛陀應對不同根器者而說不同的法


四部阿含之後,才漸有大乘經典出現


論書是論師整合經義、發揮一己觀點而成

師:佛法概論涵括整體佛法的基本概念、發展狀況、經論介紹等,我所撰寫的《佛教入門》,即是這種性質的一本書。

師:最基礎的閱讀是《雜阿含經》;接著再看大乘佛法發展出來的《心經》、《金剛經》;然後是信仰層面的淨土經典,如《阿彌陀經》、《無量壽經》;有關實踐的經典,則看《維摩經》、《法華經》;而後是修行「戒定慧」的典籍,可參考我寫的《戒律學概要》,基本的修定方法由呼吸開始。

師:我也寫有幾冊禪修入門的書,可資參考,例如《禪的體驗與禪的開示》。

多斷一分無明,就多證一分實相


理論次第、修行次第、證量次第相互並行


師:天台宗認為,佛有六等:理即佛、名字即佛、觀行即佛、相似即佛、分證即佛、究竟即佛

師:斷煩惱的當時,我們稱「實證」,藏傳稱「證量」、「現觀」。

師:我把「心」的狀況整合、簡化成幾個階段--散心、集中心、統一心、無心

師:「散心」階段,有散亂的煩惱心,無法把心定安下來。

師:「集中心」階段,心慢慢安住於方法上,比較穩定了,但仍有雜念。

師:「統一心」階段,身與心統一,身心與環境、時空、宇宙統一。

師:「無心」階段,心無所住,出離了凡夫的顛倒心、煩惱心。

出離心,菩提心,空正見


師:小乘的空是「人我空」。大乘的空包含「人我空」及「法我空」。法我的法是生死法、涅槃法。

止,是集中注意力在一點上;觀,是觀察自己的心在哪裡


師:由觀發慧,會有悟境出現,對世間現象的看法不一樣了,對自我的認知也不一樣了。

觀是體驗,不是分析


「無明」的功能


師:《分別緣起初勝法門經》,講無明的殊勝有四種:所緣殊勝、行相殊勝、因緣殊勝、等起殊勝

師:無明有兩種功能,一是讓我們永遠不得解脫;另一是,如果承認、發現「有無明所以有生死」,就開悟了。

師:不知道無明,就叫愚癡,愚癡的人會製造煩惱

師:先要體驗到粗煩惱,進一步深入,才能發現微細煩惱,那即是無明

師:凡夫不見道,就是不見有無明,也無從滅無明;若能體驗煩惱、觀察煩惱,無明便能一點一點消失。

師:如何知道無明,先要見空性的智慧之光,意即先要捨自我中心的執著,知道它本就是空。

師:每天早上起來就提醒自己,自己是不存在的

師:「萬丈紅塵心不染,空谷無人水自流。」練習不讓任何事物干擾我們的心,心始終處於平靜狀態

世界的生成,生命的來源


師:第一義是言語道斷,心行處滅,不可思議,無法用語言文字表達,不可用頭腦想像、思惟。

第九回


沒有宗教信仰,遇到生死大事就承受深沉的痛


歡喜看生死


每一種禪定,各有修行次第


師:禪定,二者不同。

「照」是,知道花是美的;「默」是,沒有被花的美所動


師:當人的心處於寧靜,必定非常明朗清楚。

師:真有修行的人,任何時間遇到任何問題,都能坦然面對、不會驚慌。

多錘多鍊,就算未成寶劍,也已經不是普通的鐵了


師:禪宗的教誨首在放下一切的自我中心,即出離心。又教我們對現實生活要投入,即菩提心接眾、化眾、安眾

如果什麼都不想丟掉,禪修不過多了一些觀念的葛藤


不與人互動,修行就如一塘死水


無始無終的宇宙觀


第十回


領道者必須著眼人類未來


政府、企業界、非營利組織,是維繫社會的三股力量


五戒十善,君子之德


取之社會,回饋社會


佛教的影響力


第十一回


轉化世俗生活的意義


師:孩子生日時,可以帶孩子到寺院,為他們祈福、種福,也讓他們拜佛。如此孩子長大,會以生日為感恩、報恩、培福的日子。

使命感讓生命不空虛


把財富資源跟責任畫上等號


掉到水裡才需要救生圈


師:菩薩無論走到哪裡、參與哪個地方生活,就要跟當地的眾生相融

(photo via Alice Popkorn)

延伸閱讀


[書籍] 慢行聽禪 - 殷琪問法.聖嚴解惑

學佛五講 - 聖嚴法師編寫綱目,常延法師主講,包含五個講綱:第一講<宗教與佛教>、第二講<佛法的正見>、第三講<人間的佛教>、第四講<生活的佛教>、第五講<實修的佛教>。

由《雜阿含經》淺談《心經》的核心概念